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公司名称 服务项目 所在区域 商圈生活圈招聘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西安029物资回收网>废旧行情> 详细信息

废电池回收处理难打通“最后一公里”原因为何?

更新时间:    浏览量:

一系列政策出台后,围绕废电池是否回收,应该怎么回收,争议不断。

“只单独回收某一种类电池,还不如全部回收”,长期关注环境研究的北京师范大学博士后毛达认为,这些废电池分类回收的政策,让公众无所适从。

毛达更倾向于废电池不分种类、全部集中回收。他给出了三个理由:

首先,所有废电池都有一定的环境风险;其次,电池中的再生资源可回收利用;最后是欧盟国家曾经尝试过只单独回收含汞、镉电池,“但他们发现这种做法效率并不高,还不如全都回收”。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中国环境学会固体废物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聂永丰,则对不回收达到环保标准的废电池持支持态度,但这又让他产生新的担心。“现在的情况是,统统回收成本太高,但要求是有的回收有的不回收,最后又变成统统都不回收了”。

聂永丰认为,市场上目前已很少能见到含汞、镉电池,但以手机常用的锂电池为代表的可充电电池数量激增,这种可回收利用的电池,如果也随生活垃圾丢弃,会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他建议,至少目前电池行业可以做好销售环节的标记工作,标明可回收和不可回收,回收的各个环节也要紧密衔接。“要让市民都明白,而不是简单地摆个回收箱,什么电池都往里装”。

中国电池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曹国庆则认为,目前广泛使用的类型多样的锂电池,会严重破坏环境。反观碱性锌锰电池等家庭常用电池,大多已经达到无汞要求,从环保的角度讲,确实没有必要回收,“此类电池中的汞含量仅为百万分之一,比土壤中的汞含量还小”,但他承认,就资源回收利用而言,废电池仍然可以集中收集。

围绕废电池是否回收,争议在2012年达到一个高潮。2012年1月30日,时任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杜少中,在其微博中对废电池处理问题做出说明:日常生活产生的废镍镉、氧化汞电池不按危险废物管理,可分散与生活垃圾一并处理,不会造成环境污染。现行条件不鼓励集中收集处理。

当年3月18日,杜少中组织了一场有关废电池问题的民间研讨会,与会人员包括高校、研究院的学者和北京市环保局的官员。

在这次研讨会上,毛达向电池分类回收“开火”。他指出,国家并没有认定生活中使用的电池都已经无汞化和无镉化,废电池中仍有相当的一部分属于危险废弃物,2001年《危险废物污染防治技术政策》提倡的废电池收集,应继续有效。

相关部门态度各异;废电池处理难打通“最后一公里”

在北京市,废电池回收涉及发改委、经信委、商委、环保局和市政市容委五个部门。他们对于废旧电池的态度,也是各不相同。

“废电池回收这块现在还不方便说,因为没有太好的处理办法”,对于废电池回收,北京环卫集团宣传部相关负责人王东坡表示,回收还会继续进行,等达到一定量再做集中处理。

事实上,从2002年起,北京市市政市容委便委托北京市二清环卫集团公司开展废旧电池回收工作,至2011年底一共收了1298.99吨。根据北京市环保局公开的信息显示,其间曾有300吨废电池被运往天津,进行无害化集中处理,处理费用42余万,处理综合成本每吨约1800余元。

2014年,北京市政府又将安定填埋场电池库中储存的1300吨废电池,送往天津进行无害化处理。目前安定填埋场的电池库,已被当做其他仓库使用。

“到我们这里就只能给它埋了,因为没有这个处理的能力”,北京市市政市容委宣传处处长王清文认为,废电池不属于纯生活垃圾,应该鼓励厂家回收。“工信部门和商委要对厂家的生产和销售有约束,废电池应该是厂家来回收。”

对此,曹国庆表示,目前只有铅酸电池(汽车蓄电池、电瓶)有厂家自建的废电池回收系统,其他类型的电池没有。

新京报记者还分别致电南孚、劲量、双鹿、超霸四个电池厂家,除劲量外的三厂家均表示所生产的电池不用回收,可随生活垃圾一同处理。劲量电池工作人员则称“只有几个人在负责销售,不了解情况”。

“如果集中收集起来就属于危险废弃物,属于环保局那边管。”吕江涛说,生活垃圾处理的末端,主要是回收可再生资源,并不涉及环境保护,市政市容委和市环保局两部门,之前还就废电池回收的问题,分别向市政府作了汇报。

“废电池回收是市政市容委在做,你去问问他们”,北京市环保局宣教处工作人员杜昊回应。北京市商业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虽然他们参与再生资源回收工作,但是该工作责任主体是在发改委。

北京市发改委宣传处工作人员称,单就废电池回收工作,主要工作还是在商委,“电池回收箱布点工作都是他们在做,我们发改委主要负责部门间的协调,政策的推进和落实,没有具体工作。”


更多热点信息
推荐公司信息更多>>